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波波的小窝

常常喜乐,不住祷告,凡事谢恩

 
 
 

日志

 
 
关于我

知天命,尽己任, 入世顽童,仁爱一生

网易考拉推荐

真理的卫士  

2008-11-17 10:4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护教者引发的思考

引言:

护教是每个时代的基督徒都肩负的使命——因为在各种环境下,都会有人对基督教的意识形态提出质疑和挑战——而这种挑战在基督教最初传播的时期最为突出。使徒后教父在教会内部坚固了使徒所传的福音基本信息;在他们之后,教会需要向世界展示自己的信仰,取得更多的认同和更大的生存空间。在这样的背景下,教会中出现了一批杰出的护教家。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回应了当时社会对基督教的责难和质疑,为日后教会的护教工作首开先河。本文希望从二世纪希腊护教家捍卫真理的行为中分析护教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并对他们的护教行动作出一些反思。

一、向皇帝上书

    二世纪的护教家面对社会各界对教会的颇多微词,有时会选择向皇帝上书的方式进行反诘。这种方式是取得社会关注最快捷有效的途径。试想,如果皇帝陛下能认识基督教教义的真理性,就会停止政府方面对基督徒的迫害,也会影响社会各个阶层对基督教的态度,有利于基督教的传播。虽然护教者的护教行动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但他们努力的方向仍然是值得肯定的。从历史的角度看,基督教的发展状况与社会的环境是密切相关的,而护教的使命也就是要达成社会对基督教存在的认同;从这点而言,直接向执政者阐明信仰是非常必要的。在今天的中国,已没有了封建帝制,但仍迫切需要让执政当局了解基督教信仰的实质,这种护教行为的迫切性与护教家时期并无二致。当我们呼吁信仰自由程度仍有待提高的同时,也应当寻求一种恰当的方式,让在上掌权的人更好地了解基督教信仰。要使基督教信仰在中国取得更好的生存环境,护教者上书的方法并不合乎时宜,但他们向社会推广福音的的思考进路也许值得我们参考。

二、回应民间谣传

    保罗在雅典的亚略巴古传讲基督的福音时,他的教训被称为时“新道”并且引起人们强烈的好奇。基督教作为新兴的宗教,在传播的最初几个世纪,带着众人的好奇和误解不断传播开来。由于犹太教和罗马政府长期的迫害,基督教组织和崇拜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处于地下,教外的群众很难了解基督教的真正内容;很多的臆测和谣传就在那一时期盛行在外。这影响了福音的传播,也危害了基督徒的权益和声誉。所以护教家们在他们的护教文中对外界的一些不实的谣传进行澄清,向世人讲明基督徒的伦理状况并非他们所想象的那样混乱,也表明基督徒在世界生活的一些原则。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基督教在今天仍被很多人视为洋教,基督徒仍会被社会用民族主义和阶级思想的隔墙隔离在外;另一方面,由于不能公开传教,很多人对基督教的信仰内容和崇拜方式存在很多道听途说的误解。面对外界对基督教的陌生,作为传导人不应该等闲视之,应该用声音和文字向大众传讲基督教的信仰内容。我们今天的护教任务与当年的护教者一样,是要让外界了解基督教、信任基督徒,扫清基督教信仰传播的障碍。

三、回应知识分子

护教家为信仰辩护的另一种方式是与社会上一些知识分子通过书信进行辩论、讲述基督教的真理。当时有人攻击基督教的信仰抄袭希罗文化,并认为基督的教导理性程度太低,护教家要证明事实并非如此。与知识分子对话的方式不仅可能使对话的对象皈信,更能够在社会上的知识分子群体中形成一种对基督教有利的舆论氛围,使知识分子群体认识进而认同基督教信仰中的真理。人们通常习惯让一些聪明的脑袋代替自己思考,而知识分子的脑袋就是专门用来思考的,他们的脑袋能影响社会上很多的人。争取知识分子的认同,就相当于争取很大一部份人群的认同。知识分子是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护教家们争取知识分子的认同在当时也是想到必要的。今天的中国教会尚未能和中国的知识界形成对话的局面。我们并不是没有资本和知识分子对话(基督的真理是最佳的话资),更多时候是我们不知道要用怎样的方式和他们对话。希腊护教家本身都是很有文化底蕴的人,与知识分子有共同的思考方式和理性关注,很容易有共同语言;而我们常常在向知识分子阐明福音信息的时候,用一些不适切的方法,这就无怪乎他们对我们所讲的东西兴味索然了。护教家们所做的工作,也为我们今天争取人文学界的认同立下一个可效法的榜样。

四、护教者在思考

    宗教很多时候都被拿来和哲学作比较,基督教也不例外。基督教向世界传播,与各种哲学体系的碰撞是在所难免的。二世纪的希腊护教者也曾面临“信仰与理性的关系”这个复杂的问题。他们给出的答案大致上分为两类:一类是以查士丁、雅典那哥拉和提阿非罗为代表的,他们肯定哲学在人类探索真理过程中具有一定价值,但同时认为基督教的真理才是真正的哲学;另一类是以黑米阿斯和他提安为代表的,他们基本上认为哲学是一文不值的过时小学,只有基督的教导才是真正的真理之冠。信仰与哲学的关系不仅在护教家的时代是一个突出的问题,在其后的上千年中,都是一个不断引起争论的话题。究竟运用哲学的方法解释基督教教义有多大的可行性?理性在信仰之路上的角色究竟如何?也许这样的问题永远也不会有让所有人都信服的答案;但是从历史上看,哲学已然向人类提供了一种审视信仰的合理视角(从使徒开始就没能完全脱离哲学的思维方式而讨论信仰)这种视角并非是唯一的视角,也许也不是最佳的视角,但是它的存在证明了它的价值。退一步讲 ,如果要批判这种从哲学方法起始的信仰思考,也必须知道这种方法的弊病何在,单纯地排斥哲学思辨,并不是明智之举。教会中长期以来有一种反智的倾向(只追求神秘经验,追求灵恩,认为对信仰的思考就是不属灵,认为哲学是信仰的敌人、是魔鬼的工作),这种倾向定会阻碍教会的发展和福音的传播。耶稣基督的救赎是整全性的,其中当然也包括人的理性。希腊护教家们面对哲学有他们各自的思考,我们也当如此。

五、护教者的生平

    护教家当中最出名的是查士丁,而尤氏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并不是他的著作,而是他的殉道(因而他也被称为殉道者查士丁)。护教家们很多都是出身异教背景,但是他们在皈信基督之后,生命、生活截然体现出一种基督化的气息。护教者也是基督徒,并且是很有基督新生样式的基督徒。他们为人正直、道德高尚、信仰坚定;他们在自己的生活中证明他们的信仰不仅是一种理论,更是一种有大能的生命。当时的罗马帝国道德水平低下、宗教信仰繁杂混乱,护教者的声音并不仅是用他们的羽毛笔和三寸不烂之舌在表达,更用他们全人在信仰中的生活在向世人传递。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为信仰的缘故备受迫害,甚至付上献血和生命的代价,这样充满信仰内涵的生命状态是今天的护教者应当切慕的。我们今天生活在平静安稳的环境中,殉道似乎离我们很遥远,但我们用生命证明信仰的决心仍是不可少的。如果一项真理不值得人为他付出生命的代价,那就不是真正的真理。信仰不仅要用文字表达,更要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表达、要用生命里的每一滴热血表达。

 

结语:

在教会发展的初期,护教家们面对当时社会各方对基督教的指控,作出自己的回应,代表教会的立场,证明基督的福音是合理而先进的,是“真正的哲学”;另一方面,他们试图将基督教信仰和希腊哲学的思维进路相调和,为日后基督教思想希腊化开辟了道路。他们的思想在我们今天看来并不十分先进,但他们捍卫真理的行动却让我们领略到初期教会的思想家们的信仰热诚。真理不应该被误解,更不应该在时代的潮流中被隐没——这应当是每个时代中护教者的异像。二世纪的护教家已经成为历史,但历史仍在继续,今天的基督徒同样肩负着在时代中见证基督,阐明信仰的护教使命。当我们敬佩前人的勇气和智慧时,也应该求神兴起这个时代的护教者,为真理打那美好的仗。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